您是本站第 8421387 位訪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NNM新聞
行情資訊
用戶名:
密  碼:
新聞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行業資訊
【重磅】京東數科賦能大宗商品領域的“秘籍”——京東數科數字大宗產業負責人兼中儲京科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剛

京東數科作為一家全球領先的數字科技公司,致力于為金融機構、商戶與企業、政府及其他客戶提供全方位數字化解決方案。不久前京東數字科技與中儲股份成立的合資公司中儲京科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研發的聯結大宗商品行業與金融機構的線上平臺“貨兌寶”正式推出。日前本刊記者就此及其他相關問題采訪了京東數科數字大宗產業負責人兼中儲京科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剛。


王剛首先介紹了京東數科的來由,2018年11月,京東金融正式更名為京東數科,發展智能城市、數字營銷、AI機器人等數字經濟新業務,標志著其從ToC端金融業務向ToB端數字化業務的轉型正式開啟。 從ToC轉向ToB后,京東數科整個企業的邏輯開始發生變化。從原先的找流量,找用戶,到現在的洞察客戶,為行業提供“增長”解決方案。未來,如何在ToB與ToC中找到自身的精確定位,決定著這家公司的業務走向和商業遠景。 對于業內關注的“貨兌寶”,王剛表示,“貨兌寶”平臺基于中儲在大宗商品物流與供應鏈管理的豐富經驗、京東數科在金融科技領域的豐富儲備和數字科技方面的領先技術,平臺從大宗商品交易交付安全切入,集成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提供給大宗商品交易、交付、金融、物流倉儲,數據等綜合服務,構建大宗商品供應鏈協同服務平臺。 “貨兌寶”的商業邏輯應該從解決客戶痛點開始說起。我們在進入到大宗領域之前經過調研捕捉各種切入點,在大宗商品供應鏈體系中,除了流通領域,還有上游生產企業,還有下游終端加工企業。我們之所以選擇流通領域,是因為我們京東商城是基于生活資料,也就是消費品為消費者提供各種服務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更多的是做流通領域這一段,在這一過程中京東也積累了豐富的平臺運營經驗和技術能力。而大宗商品雖然是生產資料,但在整個供應鏈上下游之間的關系來看,我們會更熟悉流通領域,所以我們就按流通領域中的交易、運輸、倉儲中的交付環節進行篩選。 我們發現流通領域中,倉儲環節是整個大宗領域里數字化比較薄弱的環節,所以它在整個供應鏈的流通環節中的痛點也會比較多,特別是一些風險得不到管控,效率也會比較低,線上化作業程度不高。 基于這樣的一個情況,我們開發了“貨兌寶”產品,它的商業邏輯和運營模式是基于倉儲,以倉儲場景為核心實現倉儲數字化運營,基于倉儲數字化運營的基礎之上衍生出交易和金融這兩個能力。同時再基于中儲對運輸、物流板塊的服務能力,向客戶提供物流服務,所以“貨兌寶”是基于倉儲去做交易、金融和物流,這是它的商業模式。 倉儲是整個大宗交易當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但確存在諸多風險,比如倉儲的出入庫,包括預約,傳統的做法都是線下通過QQ群、微信群,甚至手工的單據,這很容易形成風險漏洞,導致倉庫作業差錯。如果去提貨,單據的有效性、真實性也不能得到保障。還有更大的問題,我們經常聽到的鋼貿事件,當年也是因為倉儲管理中的紙質化作業,造成了倉單的重復質押,倉單的不唯一性,所以最終由倉庫作業的風險漏洞形成了最終的金融事件。鋼貿事件對行業沖擊巨大,導致到目前為止很多中小企業很難通過存貨質押進行融資,這種融資模式基本上現在也很難讓銀行去接受,我們這次也是希望通過改變倉儲的數字化狀況,把數字化運營和業務風控結合起來,使得金融或者說倉儲作業管理的風險得到很好的控制。金融的屬性以及金融的需求得到釋放和滿足。 從2000年以后市場上出現了很多大宗產業平臺,當時還不叫產業互聯網,叫做B2B平臺。其實我覺得最大的區別是,傳統的B2B平臺更多是在做線上信息撮合。做得好的平臺提供了線上簽約、線上支付服務。但是在大宗商品流通環節,我們認為信息不對稱不是它最大的痛點。其實在大宗商品里面很多都是在做熟人生意,為什么做熟人生意?他們擔心安全問題,我跟你簽了合同,這件事情很好辦,但是我們最終的貨是不是能拿到手里,這件事實際上是很難辦。同理,給了貨,錢是不是可以拿到同樣存在風險。所以,我們的模式還是在控貨,為什么叫“貨兌寶”?“貨兌寶”后面就是保兌貨,我們從流通環節倉儲的控貨能力入手,我們的想法是基于它上面長出交易。 如果說你的控貨交割最后和交付的服務能夠得到保證的話,生長出來金融和交易的場景自然就會出現的,這個我覺得是一個比較大的區別,大家做的事情是不一樣的,解決行業的痛點也是不一樣的。 王剛表示,開放一直是我們追求的,“貨兌寶”平臺有一個大的板塊,叫供應鏈協同。協同就是在講開放。基于我們的設想應該是在B2B的平臺上做的交易甚至訂單是可以跟“貨兌寶”平臺打通的。 舉一個場景,比如說這個平臺上貿易商的貨放在中儲的倉庫里,而中儲的倉庫又在“貨兌寶”平臺上,它無論在什么地方簽了合同,只要是線上的,我們通過一些接口,技術處理將交易信息導入到我們平臺。 前面的交易你在任何平臺做都可以,只要貨是在我的管轄范圍內,它的訂單、合同到最后變成我們的過戶單,我就可以保證它的交付,這樣是一個“聯結”的場景。

與中儲強強聯合
談到中儲和京東數科兩家公司的合作,王剛表示,中儲在大宗商品物流與供應鏈管理擁有豐富的經驗與資源。京東數科在金融科技領域的豐富儲備和數字科技方面的領先技術,平臺從大宗商品的交易、交付安全切入,集成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提供大宗商品的交易、交付、金融、物流、數據等綜合服務,構建大宗商品供應鏈協同平臺。合作更來源于各自的能力稟賦,中儲是大宗商品領域的龍頭企業,它對整個大宗商品的倉庫和物流管理是非常有經驗的,對整個的行業和客戶的有非常深入的洞察。京東數科是以AI驅動產業數字化的新型科技公司,它代表的是一個科技的能力,兩家走在一起,能力是互補的,所以從分工上來講,也是相對來說比較清晰。基本上線下倉庫這一塊的開拓和市場拓展,是由中儲這邊的團隊,或者我們合資公司的團隊去負責的。 整個的科技能力是由京東數科去提供的,包括我們通過區塊鏈,還有AI、物聯網這些技術能力,直接通過京東數科的中臺能力開放給“貨兌寶”平臺,這也是得益于我們京東數科長期的科技能力的積累,使得“貨兌寶”平臺在建設過程中相對來說技術這塊得到了一些保障和支持。 “貨兌寶”平臺是一個創新的業務,尤其是區塊鏈倉單的融資,由線下紙質倉單變為線上的區塊鏈倉單這本身是一個變革。數字化轉型會有困難,最大的挑戰是區塊鏈倉單融資,因為它畢竟是把原來的線下紙質倉單搬到了線上,可能有一些朋友不太理解,認為這只是一個線下到線上化的一個過程,其實還是有非常大的挑戰。 原來京東做的更多是生活資料,消費品。在金融方面我們更多的是保理,還有采購融資等業務。包括有一些酒水類或者3C類的產品我們是做了一些動產質押。在大宗商品流通領域,我們會嘗試一些基于核心企業的供應鏈金融的業務,目前看更多的是做的倉單融資這個業務,是一個逐步推進的過程。 中儲從原來傳統的倉庫物流企業轉型為供應鏈服務企業,在轉型的過程中一定要用到數字化的技術,所以中儲當時也是在尋找一些合適的合作伙伴,幫助其完成數字化轉型。這個也是機緣巧合,雙方一拍即合,我們大家的互補性非常強。而且大家都有希望去利用自己的優勢,去改變或者說提升大宗商品的流通環節的服務,所以我們就走到了一起。我們的合作是基于戰略級的合作。我們會有專門的團隊去支持“貨兌寶”平臺技術的服務。比如說倉單,其實做倉單,大家可能想象中你只要把線下的一張紙質的東西放到線上就行了,不是的。線下它是有流轉是有背書,是蓋章的,放到線上以后,它是要實現一個交付占有這么一個法律上認可的動作,你這個動作怎么去實現?其實這些都是需要投入資源去實現的。所以雙方股東的支持和強大的背景是“貨兌寶”平臺發展的基礎。 長期來看我們的目標客戶首先是中儲內部倉儲公司,另外像港口或者大宗商品集散地的民營倉儲企業也是“貨兌寶”平臺的服務對象。我們還是想幫助大家實現線下與線上服務相結合的數字化場景。 王剛解釋道,這種信任的建立在給倉儲企業、貨主和銀行機構多方都帶來了明顯的效率提高,信任成本降低,優質的資產可以更便利地得到金融服務。

基于數據場景聯結

京東數科在這中間承擔的角色,其實是兩個:一是信任方案解決方,為貨主提供了金融級別的倉儲管理解決方案;二是金融服務平臺方,為貨主和金融機構提供了交易的可能性,這對雙方來說不是簡單的需求匹配,而是匹配場景增加,可以說,京東數科正成長為大宗商品領域客戶的“首席安全增長官”。 某種程度上,京東數科通過產業數字化,可以使得金融和產業兩個領域基于“數據”這一新生變量產生更緊密的場景聯結,也能夠讓實體產業獲得更便捷、優質的金融服務。

截至目前,京東數科完成了在AI技術、機器人、數字營銷、智能城市、金融科技等領域布局,服務客戶縱貫個人端、企業端、政府端,累計服務涵蓋4億個人用戶、800萬線上線下小微企業、700多家各類金融機構、17000家創業創新公司、30余座城市的政府及其他公共服務機構。
今年7月,“貨兌寶”平臺幫助青島自貿區的一家民營橡膠貿易企業成功融資近20萬美元,實現倉儲安全、倉單安全、交易和交貨安全等全鏈條、一站式保駕護航。
對于京東數科來說,一直致力于發掘出傳統產業有哪些瓶頸,是不是可以通過技術的手段來實現降本增效。
京東數科所涉足的產業,共同的特點是傳統的場景下,由于數字化程度較低,資產透視程度也低,這導致了產業和金融機構不能很好地結合。
從“貨兌寶”的例子也可以看出,京東數科的邏輯核心出發點是兩個:產業中哪些業務場景存在大幅提高數字化的改進空間,如何協調金融機構和產業進行更好地服務。
京東將整個生態和銀行打通,可以將信用卡用戶的積分兌換成京東商城的商品,給用戶帶來實實在在的權益,保證了信用卡用戶的留存。
同時,通過京東金融、京東鉬媒等產品為金融機構精準營銷,來提供增量。
根據京東數科提供的數據,目前已幫助大量金融機構獲得增長。比如,幫助銀行提升信用卡數字化運營能力。2020年8月,京東數科攜手北京銀行、京東PLUS會員上線“北京銀行京東PLUS聯名信用卡”,為銀行提供數字化獲客、技術支持、運營等的全流程數字化服務體系。最新數據顯示,該業務已攜手40余家銀行發行超千萬張聯名信用卡。
很多中小銀行開發能力有限,很多業務施展不開。對于一些金融機構來說,復雜系統的開發需要周期,以金融機構的普遍節奏可能在一到兩年。
為此,京東數科為銀行打造的T1金融云數字化服務體系。
京東數科搭建了以IaaS平臺為基礎的PaaS、IaaS、AI、區塊鏈等開放平臺,將自己的技術能力和業務經驗輸出,包括風控、圖像識別、機器學習等能力。
所以,細分之后再看京東數科,它有無數個切面,它不止是金融,也不止是產業,但是當這些切面連在一起,卻又能清晰地看到,貫穿整條線的是通過科技來提升產業數字化,通過金融來服務產業資產數字化。



上一篇文章: 董事長梁偉華參加中儲京科“貨兌寶”推介會
下一篇文章: 《人民日報》刊發中國誠通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朱碧新署名文章
版權所有:沈陽東北有色金屬市場有限公司 備案號:遼ICP備08006332號-1
地址:沈陽市皇姑區文儲路8號 電話:024-86673099 傳真:86673099
遼寧發電機網站制作:恒昊互聯網絡
有什么色的漫画